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研究 > 案例评析
离婚后主张土地承包经营权份额应支持
作者:雨金法庭 严秋亚  发布时间:2017-01-12 15:43:35 打印 字号: | |

裁判要点

土地承包经营权以户为单位,离婚后承包户未单列,以分户为由主张原来户下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份额,合理合法,应予以支持。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三十九条,《中户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6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业承包合同纠纷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四条

基本案情

被告邢乙、原告黄乙系原告黄甲与被告邢甲婚生儿女。1983年原告黄甲与被告邢甲登记结婚,19846月生男孩被告邢乙,19862月生女孩原告黄乙。1988年代王村代北组给村民补划承包地,原告黄甲、黄乙及被告邢乙获得了承包地。1992年被告邢甲成为土地承包户户主,其户下有其和原告黄甲、黄乙及被告邢乙4个人的承包地。1993716日原告黄甲与被告邢甲登记离婚,双方对子女抚养及财产分割达成协议,没处理土地承包权。199941日被告邢甲作为承包户代表与代王村代北组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书,确定该户有3块承包地,现剩为2块:一块为1.55亩(原来为2.35亩,0.8亩被征用),现由被告邢甲耕种;一块为1.73亩,现由西安市临潼区秦驰驾驶员培训学校租用;另外的0.32亩场面地已转他人使用。其中土地征用补偿费、土地租金等由被告领取。2001年原告黄甲、黄乙要求承包户单列,索要承包地未果,201337日诉至临潼法院,请求返还承包地,同年39日,临潼法院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为由做出(2013)临民立初字第0000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不予受理。原告黄甲、黄乙不服裁定提起上诉,201349日,西安中院作出(2013)西立民终字第0009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原告黄甲、黄乙对终审裁定不服提起申诉,20131224日,陕西高院以该案系离婚引起的分割家庭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应定性为离婚后财产纠纷,原一、二审案由定性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不当为由,作出(2014)陕民提字第00007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一、撤销西安市临潼区人民法院(2013)临民立初字第00004号民事裁定书及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西立民终字第00093号民事裁定书。二、指令西安市临潼区人民对本案进行审理。庭审中,本院依职权追加邢乙为被告。原告黄甲和黄乙诉讼请求明确为,要求被告给付西安市临潼区秦驰驾驶员培训学校租用1.73亩中的1亩出租权,1.55亩中的0.78亩耕种权。被告邢甲辩称,1999年其作为承包户代表与代王村代北组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时与原告已离婚,这两块地没有原告的承包权,另外,1.55亩耕地当时补在其母黄培英户下,涉及其弟邢宝明的权益,不能判决。

裁判结果

西安市临潼区人民法院判决:一、对邢甲土地承包户下1.73亩(由西安市临潼区秦驰驾驶员培训学校租用),黄甲、黄乙取得分得该地中的0. 865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对邢甲土地承包经营户下代王小学后面1.55亩耕地,黄甲、黄乙分得的该地中的0.775亩土地承包经营权;二、驳回原告黄甲、黄乙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邢甲不服提起上诉,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我国农村土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承包经营权以户为单位,属家庭共有财产。原告黄甲与被告邢甲离婚后承包户未及时单列,原告黄甲和原告黄乙要求将其承包的土地从原承包户中分出,主张享有原来户下现存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份额的主张,合理合法,应适当给予支持。至于被告辩称的,88年承包地补在其母户下,涉及其弟的权益,但与其提交的承包合同相左,故对其主张不予采信。被告辩称的离婚时已就土地承包经营权达成协议,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该案是否属于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2、原告的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3、离婚后财产纠纷案由是否合法;4、原告的诉讼请求应否给予支持。

一、该案属于法院民事案件受案范围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的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是一种用益物权,是法律赋予农民的以户为单位的家庭共同所有的财产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17条规定,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第39条规定,离婚时,夫或妻在家庭土地承包经营中享有的权益等,应当依法予以保护。《中户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6条规定,农村土地承包,妇女和男子享有平等的权利。承包中应当保护妇女的合法权益,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剥夺、侵害妇女应当享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村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4条规定,承包方是夫妻的,在承包合同履行期间解除婚姻关系时,就其承包经营的权利义务未达成协议,且双方均具有承包经营主体资格的,人民法院在处理离婚案件时,应当按照家庭人口、老人的赡养、未成年子女的抚养等具体情况,对其承包经营权进行分割。故原告黄甲在离婚时未分割土地承包经营权,离婚后与其女儿要求分割土地承包经营权,符合法律规定,属于法院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

二、原告起诉未超过诉讼时效

诉讼时效是指民事权利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在法定的时效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当时效期间届满时,权利人将失去胜诉的权利,即胜诉权归于消灭。在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内,权利人提出请求的,人民法院就强制义务人履行所承担的义务。《民法通则》第135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为两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这表明我国民事诉讼的一般诉讼时效为两年。但是,诉讼时效仅适用于财产权利中债权性请求权,并非所有的请求权都适用。一般来说,下列权利不适用诉讼时效:1、人身权的请求权;2、财产性支配权:包括物权和知识产权;3、抗辩权;4、形成权;5、存款本息的请求权;6、国债和金融债产生的支付体系请求权;7、基于投资产生的缴付出资请求权;8、物权请求权。土地承包经营权属于物权中的用益物权,属于财产支配权,具有物权请求权的性质,故而不适用。另外,倘若物权请求权适用诉讼时效,那么,超过诉讼时效而被他人占有的财产便会成为无主财产,所以,该案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三、离婚后财产纠纷案由确定合法

2011年,最高法院以民法理论对民事法律关系的分类为基础,结合现行立法及审判实践,制定出《民事案由规定》,将民事案由划分为十部分四级。其中十部分作为一级案由,在一级项下细分为三十类作为二级案由;在二级项下列出了三百六十多种作为三级案由;在三级项下列出了部分四级案由。《民事案由规定》,按照物权变动原因与结果相区分的原则,对于因物权变动的原因关系产生的纠纷,按照原因关系确定案由。本案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变动是基于离婚后财产关系产生的纠纷,因此,案由应确定为婚姻家庭纠纷项下的离婚后财产纠纷案由,且该案由系三级案由,是实践中最常见和广泛使用的案由。至于用益物权纠纷案由项下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案由下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确认纠纷,涉及的是土地承包经营合同效力的法律关系,权利义务主体是土地承包经营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合同纠纷案由项下的六个四级案由,涉及的分别是土地承包经营权转包、转让、互换、入股、抵押的法律关系,与原、被告也没有关系,故而该案应定位离婚后财产纠纷。

四、原告的诉讼请求应予以支持

我国农村土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承包经营权以户为单位,邢甲户下的承包地含有黄甲、黄乙的承包经营权份额,后黄甲虽与邢甲离婚,但黄甲、黄乙作为代王村代北组村民,依法享有村民待遇资格,黄甲、黄乙现要求将其承包的土地从原承包户中分出,主张享有邢甲户下现存土地承包经营权份额,于法有据,应予以支持。

 

 

 

责任编辑:庞莎莎